牛山的变迁_房屋拆迁网

当前位置:首页>旧貌换新颜>牛山的变迁

牛山的变迁

来源:温州日报 时间:2020-11-23 分享至:

导读:当你沿市区牛山北路到达南郊德政十里亭时,你就会看到牛山横亘在你眼前。你驻足观看,越看越觉得它像头老牛耕田耕累了卧在那里休息。

当你沿市区牛山北路到达南郊德政十里亭时,你就会看到牛山横亘在你眼前。你驻足观看,越看越觉得它像头老牛耕田耕累了卧在那里休息。

1.jpg

牛山有一个美丽的民间传说。早年,十里亭西南有一黄姓人家,户主早逝,孤儿寡母怕受欺负,招夫入门,又生一子。新夫竟起恶念,意欲尽掠家产,害死黄氏,遂视黄氏孤儿为眼中钉,常年虐待。孤儿与牛相伴干活,相依为命,同洒泪汗,仍频遭陷害,均为义牛所救。新夫与其子、媳嫁祸于牛,暗投砒霜入酒,骗毒义牛。义牛终发神威,一蹦三丈,脚挑蹄踩,灭绝奸恶小人,驮起孤儿升上九天。顿时,祥云四起,天地间轰然作响,一座牛山矗立眼前,于是乡人传颂至今。

我来到南郊工作不久,就开始知道牛山的外号叫癞头山。因为酸性土壤,山上什么树都长不了,番薯种不了,只有番棕(剑麻)不怕酸,还可以继续种。最后,山坡上只剩下零星的番棕顽强地开着一串串白花,笑傲牛山。

2.jpg

其实,牛山只有东北麓长不了树,其他地方植被还是很好的。牛头属新桥岙阳,牛尾则属慈湖南堡,草木郁郁葱葱,仿佛两个天地。为了改变这种“阴阳头”局面,南郊乡在牛山上种过好几回树,却是“植树造零”。倒是遍山的狼箕时常引起山火,所以乡里的年轻人就成了救火的先锋部队。

牛山虽然一没树二没景,大概因为它是鹿城南面唯一一座山,上山玩的人还是大有人在,所以一年四季都有可能起火。每年清明节时期,乡里都安排森林防火值班。

3.jpg

癞头山上几根破草也算森林?是的,如果南郊这里没防住,山火会把南堡和阳岙那边山林烧光的。每当看见牛山冒起一股黑烟,南郊乡的年轻人立即停下手里的活儿,拿出橡皮带打火棍放在皮卡车上,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山脚,一口气跑到起火点。橡皮带打火棍是唯一的灭火工具,几个人站成一排,动作整齐划一地扑打着。老同志会告诉新手们打火要注意自身安全,只能站在上风,追打火龙的尾巴。要随时注意风向的变化,千万不要被“包了饺子”。

4.jpg

每座山都是一怕火二怕坟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青山白化治理运动开始。我们开始用爬山虎覆盖坟饰,但爬山虎水土不服似的,既不扎根也不蔓延,坟饰遮不住,白忙一场。继而全体年轻人扛着大铁锤上山敲坟饰,可一天敲下来也敲不了一座坟,看来这条路也走不通。最后只好采取既轻松又高效的办法——用炸药炸,于是牛山上炮声隆隆,砖石飞溅。一阵灰飞烟灭之后,青山白化风终于刹住了。现在想来,如果当时不下这么大的决心,牛山也许会变成一座钢筋水泥森林。

5.jpg

 终于,牛山公园开建了,只短短的一百天时间,南麓的牛山公园广场就在旧屋拆后的工地上建成了,很快地,北麓也发生了变化,工厂大烟囱不再冒烟了,后来其厂也整体搬迁了。

6.jpg

在一个清明节防火值班时,我特地跑到山顶,山上已有许多公园的配套设施,漫山树木欣欣向荣,游人络绎不绝,好一幅“清明上山图”!S1线轻轨德政站坐落牛山脚下后,人们来牛山游玩更方便了。牛山丑小鸭变成白天鹅,指日可待!

7.jpg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