椿味悠悠_房屋拆迁网

当前位置:首页>往事一桩桩>椿味悠悠

椿味悠悠

来源:温州日报 时间:2021-04-21 分享至:

导读:

春姑娘悄悄地来了,款款送走了浓郁的梅花,然后不紧不慢地迎接粉色的樱花白色的李花。等到梨花落桃花开,杏花海棠丁香花又在排着队伍,深怕错过了万紫千红的春天。

眼下,正是春味愈浓的季节。

傍晚下班回家,路上就接到老婆的电话:“你还没有回家吃饭啊,今天家里有‘上新菜’呢。”我不晓得到底上了什么新鲜菜,紧赶慢赶到了家里。一看,原来是一盘香椿炒鸡蛋。看着浓绿的香椿、金黄的鸡蛋,筷夹入嘴,清香扑鼻,满口温糯,香辣鲜美。不禁感叹到:这就是春天的美味,妈妈的味道。

1.png

记得是我上中学的那几年,农村里大家还在为温饱忙碌,农家也是偷偷摸摸种一点点自留地。在我农村老家门口的自留地边上,忽如一夜春风来,长出一棵香椿树。不知道是野生的,还是父亲挖来的,初期不见得怎么施肥管理,生长得也比较缓慢。但是到它长成一人高之后,父亲就对它爱护有加。香椿树有着光泽的皮肤,自然的纹理,树梢上红艳艳的嫩芽更是秀色可餐。

2.png

春天来到的时候,父亲小心翼翼地从香椿枝丫上捻来一小撮香椿苗,至多是间采一部分。母亲把香椿苗洗净,放入锅里焯水,或用开水冲泡,去掉香椿中的涩味(其实是亚硝酸盐)。然后捞出切碎,与鸡蛋液拌匀,倒入热气腾腾的油锅里,三下五除二,一小碗散发着春天气息的美味就出锅了。每当这个时候,老父亲就一口小酒,一小口椿蛋菜,吃得津津有味,早已把烦心事丢到了九霄云外。

在之后的几十年里,每每春天到来的日子里,家里总是千方百计地做一盘香椿炒鸡蛋打牙祭。

3.png

香椿,是无患子目楝科乔木,也是园林绿化的优选树种。国人食用香椿苗由来已久,本来只是春天的香椿苗可以食用。然而,前不久,听说芳村农民在大田里引种了常年可吃的香椿。于是,休息日里,专程寻访衢州芳村镇下猷阁村椿秋红产业园。

园内,村民们正在聚精会神地采集香椿苗。郁郁葱葱的香椿一望无际,青青的海洋里泛起了丝丝缕缕的棕红,显得雍容华贵,宛如太阳下采集姑娘的脸庞,丰收写满在脸上,也甜在了心里。村干部介绍,自2009年开始,村里流转来村民闲散的土地,种下了香椿300多亩。多亏了引种中国林科院亚林所的新品种“椿秋红”,一年四季可采摘几十次,亩产年可创收数千到万元,算得上是乡村振兴的朝阳产业。

4.png

如今,芳村的香椿,再也不是仅仅用作炒鸡蛋——在芳村古老的集镇上,古色古香的椿秋红店里,琳琅满目地摆放了系列产品,有椿秋红酱、椿秋红酥饼、椿秋红茶叶、椿秋红梅干菜,还有用椿秋红树根酿制的椿秋红酒。

管子曰: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”遥想从原始社会以来,人类早已懂得了活着都要吃食的道理。然而,也有五谷杂粮短缺的时候,人们经过前赴后继、千辛万苦地实践,终于掌握了大自然中的许多树木(包括树的根、叶、花、籽)也是可以充当食物的,就像香椿芽一样,它正在大踏步地登上宾馆饭店大雅之堂。而像椿秋红公司,把香椿可以吃的“小我”,做成了产业的“大我”,在传统与创新之间寻找新的增长点,赖以实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实属难能可贵。

5.png

时间过得真快,我已多年没有见到老家门口的香椿树了。想必它已经长成了大树,是否像老父亲所希望的那样,它可以用作农村建房时上等的横梁呢?抽时间真要去看看。

6.png

或者在没有见到老家椿树之前,到芳村去采购一壶“椿秋红”老酒,再到古镇小酒馆里喊一句“香椿炒鸡蛋唻”,然后陶醉于满街椿秋红的氛围之中。那样的感受,如同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说的——“等闲若得东风顾,不负春光不负卿”,香椿啊,春味呀,我这厢有礼了。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