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竹连山觉笋香_房屋拆迁网

当前位置:首页>旧貌换新颜>好竹连山觉笋香

好竹连山觉笋香

来源:温州日报 时间:2021-04-21 分享至:

导读:母亲在微信里说,春笋出了。没过几天,她从老家亲自捎来了一大堆,还有提前做好的棉菜麻糍。

母亲在微信里说,春笋出了。没过几天,她从老家亲自捎来了一大堆,还有提前做好的棉菜麻糍。

1.jpg

宝塔一样的春笋,笋尖透着微微的绿,剥开黑褐色浑身披毛的笋壳,露出嫩白如玉的笋肉,带点嫩绿,散着清香,堪称艺术品。在鲜嫩清香的微醺里,春天的气息如雨后的蜘蛛网,挂着晶莹的水珠,闪闪烁烁,故乡的山水越发清晰起来。

故乡多竹子。房前,屋后,山前,河边,成片成片的竹林,到处都是。修细颀长的竹子,密密匝匝,疏落有致,直刷刷刺向天空。细长的叶,青圆的干,凝碧纤秀,玲珑婀娜,风一吹,“刷刷”“刷刷”,摇曳多姿,整个村庄就好像包裹在一团绿云里。

2.png

这些竹林,曾经带给我们无限的快乐。小伙伴们在里面打闹,嬉戏,穿叶子(用一根半人高的铁针穿叶子,采来当柴火用),捉各种昆虫。最有意思的是,竹笋长出后,经常会看到一种甲壳虫,我们唤作“笋蟹”(学名叫竹象鼻虫),通体红黑相间,梭形,头部有长长的触角与口吻,转来转去,像坦克的扫射炮。它会把口吻深深刺入竹笋里,吸取营养,将笋啄出许多小洞。大人们就鼓励我们去捉,说烤熟了可以吃。

3.png

“笋蟹”确实有几分像蟹,不太好捉,它有三对足,特别是前面那对螯足特别长,带着许多锋利的锯齿,就像两把长刀,挥舞着,要特别提防,不然我们细嫩的皮肤就遭殃了,“白刀子进红刀子出”,没少哭鼻子。

不过,捉多了,就捉出窍门来了。我们发现,它看似张牙舞爪,无处下手,但有一处“命门”,就在第二对与第三对螯足之间,只要从它的背后,快速出击,用拇指与食指左右一捏,它就束手就擒了。

4.jpg

捉过来的“笋蟹”,掰掉前螯足的一节,用扫帚的一根细竹丝穿进去,放在手里摇晃,“笋蟹”就会张开翅膀不停地飞,“哧哧哧”,举在额前,像一个小小电风扇,小伙伴们乐此不疲,互相逗乐。等玩累了,“笋蟹”也不飞了,就埋在刚出窑的镬灶灰里,不一会儿,香气出来了,大人所言不虚,剥掉它的壳,真的特别好吃,据说还有降火祛风除湿的功效。

立春过后,几场春雨,漫山遍野,就绿得发油了。竹林里到处一片“噼啪”声,那是春笋削尖脑袋,挤破地皮的欢呼。刚钻出来的春笋,探头探脑的,嫩绿的笋尖儿,多像小鸡仔的嘴巴,张开着,渴望春雨的滋润。

5.png

“竹露滴清响”,它们全都赶趟儿似的,吵着,闹着,寂静的竹林因此热闹起来。等厚厚的褐色笋壳一冒出,春笋一日一蹿,节节拔高,俗话说“清明一尺,谷雨一丈”,在短短时间内就会长到半人多高。但是长得太密了,不利于竹子的生长,人们就会按母竹周围的密植程度挖掉部分春笋。

说到挖笋,阿通伯是一把好手,我们都喜欢跟着他。看他挖笋,就好像在河边围观别人钓鱼一样,鱼儿上钩入兜,总会引起阵阵喝彩声。阿通伯的过人之处,在于竹笋还没有钻出地面之前,找到它们,而且一找一个准。

6.png

他不仅会沿着地面的细小裂缝,准确无误地判定竹笋的位置,而且还会根据竹子的长相与它的根系,结合地面的凹凸,像算命先生一样,神神秘秘地在一个地方停下来,说,这下面有一个大的。我们不信,起哄“骗人的”,阿通伯一锄头下去,一个葫芦娃似的大笋就露出来了。所以,阿通伯挖的笋,比起别人挖的,更加鲜嫩,更加味美。

母亲有几道拿手好菜。“春笋炒蛋”,用的是最嫩的笋尖部分,切碎后与蛋共炒,那种鲜香脆嫩,超凡脱俗,人间少有。“竹笋炖肉”,则是最好的荤素搭配,吃得人口水直流,停不下筷子。

郑板桥有诗“江南竹笋赶鲋鱼,烂煮春风三月初。”诚然,竹笋的美味,历代文人雅士多有歌咏,“其蔌维何,维笋及蒲”,从《诗经》中一路走来的竹笋,早已成为“岁寒三友”之一中竹文化的一个重要“零件”,脍炙人口。

在明媚的春天,“好竹连山觉笋香”,春笋尝鲜的好时节就在眼前了。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