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忆趣“打草彭”_房屋拆迁网

当前位置:首页>拆迁户的乡愁>童年忆趣“打草彭”

童年忆趣“打草彭”

来源:温州日报 时间:2021-04-21 分享至:

导读:阡陌万紫千红,山水绿意葱茏。恰逢春分,徜徉在花红柳绿、景色宜人的田野滨水间,心头浸漫着陶醉之情,我也不经意间想起了小时候在春天的田野里“打草彭”的往事。

风俏俏,雨悄悄。红了桃花,白了梨花,黄了油菜花……阡陌万紫千红,山水绿意葱茏。恰逢春分,徜徉在花红柳绿、景色宜人的田野滨水间,心头浸漫着陶醉之情,我也不经意间想起了小时候在春天的田野里“打草彭”的往事。

1.png

七十年代初,我一回家,撂下书包,总会很自觉主动地拿起“草刀”,背着畚箕,与鼻涕佬、烂头忠、烂牙齿、“阿益”这些小伙伴结伴上山割草、拔草去,用草料来垫猪栏、积肥、喂牛羊、赚工分。

割草、拔草与砍柴就是小孩子的大事情。如果上山的动作慢点,或偷懒不去,大人们就会呵斥“皮痒了”,拿出被手磨得金黄光滑、赶猪鸭用的竹枝来,在墙上、板壁上一顿猛抽。虽然纯粹是吓吓我们,但是“啪啪”响的声音真够吓人。见状,我们拔腿就上山,还不放心地扭头看看大人有没有赶出来打。我一小学同学曾回忆说,他小时候天天盼望天下雨,下雨时就可以休息,不用上山了。

2.jpg

其实一出家门,我们这些小孩就相互打闹开了。春天的田野,有花有树有小鸟鸣啾,我们心里想着的却是尽快寻块草肥叶嫩的地方,或拔或割,装满畚箕后玩玩“打草彭”。可寻来寻去,没有一块完整的草地或草坎,草坎的草已被大人削过晒干烧灰当肥料了,草地也已给其他小孩拔过了。

东寻西找,左割右拔,我们头上沾满草屑,裤子上沾着草籽,脚上沾满泥巴,手被茅根锋利的叶子拉了几条口子,心里还担心草里有没有蛇,终于把畚箕填了八分满的青草。

3.jpg

为了给大人青草装畚箕十分满的错觉,年龄稍大的“烂牙齿”割来几根老藤,放在畚箕草料的中间,撑满整个畚箕。不仔细看,很难看出破绽。见他裂开一嘴烂牙嘿嘿笑时,“烂头忠”他们见状,纷纷效仿。

4.jpg

我和“鼻涕佬”的畚箕是没有老藤撑着的,因为我们家不养羊,不用把青草摆在羊栏门口慢慢取料喂羊,只要悄悄将青草全部倒进猪栏、牛栏里去,父亲不会知道我们没有装满草回来的事。大家伪装一番后,天色尚早,便开始玩百玩不厌的“打草彭”游戏了,其目的是,拖延时间以防过早回家,大人又指派我们去干一些提水、扫地等杂碎活。另外也给自己寻寻乐趣。

“打草彭”就是大家现在通常说的“斗草”,是小时候的竞技游戏。“打草彭”首先要立“彭”,我们用草刀割下小拇指大小的油茶枝,不削叶,截成30厘米长左右,然后两头削尖,把它弯成弓形,两头分别插到泥土里去,成为拱形的门,这就是“彭”。再各自从自己的畚箕里拿出一捧草来,放成一堆,作为奖励。然后离这个“彭”三、五米左右,用石头在泥土上划了一条横线。

5.png

站在横线外,拿割草的“草刀”往那个“彭”上扔过去,扔中了,“彭”倒了就算胜;如果这个“彭”没有倒,那就输了。“打草彭”输赢很简单,但需要臂力、眼力与技巧,力气要使得均匀、恰到好处,“草刀”要扔得不远不近、不偏不倚。

我们“打草彭”以三局决胜负。三局三胜者有好几个人,他们平分了这一堆奖励,只有一人胜出,奖励全归一人了。绰号叫“阿益”的小伙伴因年长我们好几岁,“草刀”扔得很有技巧。他的“草刀”在空中可以翻出无数斤斗,又不远不近、不偏不倚把“草彭”削倒。这样一来,他往往赢多输少。

6.png

“打草彭”输的多的小伙伴就比较难受了,草只剩下半畚箕,只好继续去割草拔草。此时,太阳已经“落水”,天慢慢暗了下去。赢了的小伙伴把“草刀”插到畚箕的草料中,把畚箕背在背上,口中叫着“鬼来了,鬼来了”,作势要走。等输了的小伙伴要哭出声时,赢了的小伙伴便放下畚箕,帮他们去割草拔草。

这时的地头田坎大都已经光秃秃了,再要拔草、割草可真心不容易。有次,“烂头忠”怕麻烦,不帮忙就提前回去了。第二天,我们就不搭理他。但毕竟是小孩子,过不了几天又和好了,接受过冷落惩罚的“烂头忠”再也不说要提前回去。

“打草彭”,给贫困的童年增加了不少乐趣,也深深烙入记忆深处。我们这些经历过“打草彭”的人聚在一起时,就会聊起童年时这一段美好时光,如眼下花红柳绿的风景一样生动。
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