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小咸菜_房屋拆迁网

当前位置:首页>游子他乡思故乡>母亲的小咸菜

母亲的小咸菜

来源:温州日报 时间:2021-04-21 分享至:

导读:记得母亲给我做最好吃的美味就是小咸菜了,那时我正在读高中,在高中里大部分学生的菜都是家里带的,而我母亲制作的各种小咸菜让我越嚼越有味,口齿留香至今。

记得母亲给我做最好吃的美味就是小咸菜了,那时我正在读高中,在高中里大部分学生的菜都是家里带的,而我母亲制作的各种小咸菜让我越嚼越有味,口齿留香至今。

1.jpg

当时,我在岩头中学读书,学校离家并不远,只有五、六分钟的路程,但母亲让我吃住在学校,更利于学习。那时我们住在集体寝室里,一个寝室最多住二三十个同学,我们睡的上下格子铺床。吃饭在学校食堂里蒸着吃,同学们把家里的大米带到学校,到蒸饭时,用铁筒挖出一些大米放在饭盒里,然后洗干净,倒一些水,放到学校食堂的大蒸笼里,一起蒸熟。为了容易辨别,学校专门做了一些小铁框,一个铁框能装10个饭盒,我们在饭盒上刻上自己的名字。母亲给我准备了一条米袋子,每次我用这条米袋子到家里带来大米,这就是我的口粮了。

2.jpg

我每顿吃的菜基本是从家里带来的,是母亲给我准备美味可口的萝卜条、梅菜干等各种小咸菜。每次我回学校前,母亲都精心准备一番,把腌制的大萝卜洗干净,切成小条,在铁锅用菜油炒一下,然后,装到大的口杯里,用勺子把萝卜条压得严严实实的,一点缝隙都没有。有时是白菜腌制的小咸菜,有时是梅菜干,平时很节省的母亲这回大方了,去买一块肥肉,用于炒梅菜干。

3.jpg

当时一般住校学生的菜都是从家里带来的,一些农村学生的小咸菜连油都没有。而我母亲做的小咸菜花样很多,同样咸菜,母亲有不同做法,如白菜咸菜,单单用油炒一下,是一种做法,有时候把咸菜加入黄豆炒,或加入肥肉,或加豆腐干又是另外一种做法。

4.jpg

每次我带来的咸菜,同学们都喜欢吃。吃饭时,我把盛满咸菜的口杯端到同学面前,分给同学吃。同学们夸我母亲的手艺不错,而口杯里的咸菜在同学们不断的夸奖中,很快消失了,杯口很快见了底。本来一大口杯咸菜打算吃三、四天或一个星期,只有两、三天就没有了。但一次次回家,母亲总是给我准备很多,对于我这样大方很支持,母亲总笑说,山里同学不容易,多分给他们吃,她会多给我准备的。有时我也花一、二毛钱去食堂买一点新鲜的蔬菜,这就是改善生活了,但我还是喜欢母亲给我做的小咸菜,吃也吃不腻。

5.jpg

母亲虽然给我的咸菜整出了许多花样,但是需要加大开支,我常常发现她和父亲自己吃的咸菜就是很简单,有时连一点菜油都不舍得。当我们回到家里时,他们又开始大方,总买点肉放在咸菜里,给他们的孩子们改善生活,有时也买点咸鱼,烧起来给我们吃。

6.jpg

我们吃的菜都是父亲种的,而咸菜是父亲和母亲亲手腌制,父亲把自己种的白菜、芥菜、萝卜等,洗干净,晒干就可以腌制咸菜了。腌制咸菜用菜缸,有的是陶瓷的菜缸,有的是木桶菜缸,农村里家家户户都有,有的家庭有好几个菜缸,我们家是陶瓷菜缸。父母亲都在小镇上班,腌制咸菜一般选择在晚上,母亲点上煤油灯,父亲在陶瓷缸里踩,母亲递菜。当母亲把晒干的菜递给父亲,父亲把这些菜放到缸里,使劲踩,把它踩得严严实实的,然后撒一层盐,再继续放干菜,父亲继续踩,一层菜撒一层盐。

7.jpg

宁静的山村、老屋,只听见腌制咸菜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,这是父亲在菜缸里踩出的“音乐”,在快乐着我的童年。菜缸里的咸菜放满后,父亲压上一块木板,再压上几块大石头,就完了。干菜们在菜缸里要腌上半个月,咸菜就可以新鲜出炉。母亲每次一般拿出一小部分咸菜,再把石头压上去,只要把石头压得好好的,一年四季都有咸菜飘香的生活。

如今,我们在城市里吃腻了大鱼大肉,就想起了母亲的小咸菜,母亲总从乡下带来自己腌制的小咸菜,使我胃口大增。回想起学生时代,母亲装得满满的小咸菜,洗却我油腻的肠胃,心灵变得温暖起来,母亲的小咸菜胜过山珍海味,足够我咀嚼一生、温暖一生。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